只是一些想法, 延續Signaling (一)所說的...

我最近遇到一個問題: 要如何去界定signal是否是正確的?

公冶長第五 (我 google 來的) :

宰予晝寢。
子曰:「朽木不可雕也,糞土之牆,不可杇也。於予與何誅!」
子曰:「始吾於人也,聽其言而信其行;今吾於人也,聽其言而觀其行。於予與改是!」

可是, 在interview時, 如何界定訊息的正確? 我們會不會犯下同樣的孔子的錯誤?

不過, 根據又一夜他們說相聲的說法, 宰予其實好像不是這樣的... 哈哈!

舉個例子來說: 當我告訴我的小朋友們我沒有 (也該不會有) 會計上崗證時, 他們都一臉
不可置信的表情.

可是, 有會計上崗證... 然後呢? 就足以證明會計程度?

這個, 至少就我的經驗, 落差是存在的.

所以, 如果 signal 存在欺騙, screen 變得很重要了.

於是, 譬如說我: 我必須說我是 NTPU 的碩士 (雖然有點心虛... ) , 我是一個共產主義
者, 我是一位基督徒...

喔, 還有, 和 p 版主說的: 我個人不喜歡大有為的政府 (已修正過的說法! )

官說過: 所有的問題都在外部性. 而我, 可能更不負責任的說...

所有的問題都發生在市場為非完全競爭狀態.

當然, 我相信, 官和我在說這句話的時候, 已經不止是僅論述經濟學了...

要嘗試的解釋, 或者是自己, 或者是其他, 真的是件困難的事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imnin 的頭像
timnin

timnin

timn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