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一篇致意文...

我將引用 fei 的 blog...

標點符號是我加上的...

前幾天為了玲的事情, 讓我壓力很大, 心情焦慮!

這小孩的身體, 從腸胃炎轉變到要轉診至台灣.

我聯絡了她的寄養家庭, 社會局社工, 以及糾正我程序上錯誤的家扶社工.

原以為星期三沒課的我可以好好批改學生的週記, 可以好好整理學生的事務聯繫班親會的事情,
沒想到, 這一天突如其來的狀況, 讓我措手不及.

總務處說沒人有空可以載她去衛生所, 所以我就說那我自己載出去好了.

我騎著我剛從台灣運來的迪爵, 把玲載到衛生所, 讓醫生檢查了一番.

其實醫生也沒看什麼, 只是問問她的狀況. 驗尿的結果還是我自己問的, 他也沒告知,
還好一切都正常.

然後說, 建議他轉診到台灣做更詳細的檢查, 只說擔心是慢性盲腸炎.

他寫了轉診單, 我又載了玲到機場排候補.

然而氣候不佳, 班機都被取消, 因此我又載著她, 先回她家裡拿證件.

這一路上, 我要她好好的抓著我, 不時的問她有沒有比較舒服了, 還會不會想吐?!

繞過學校, 我往朗島的方向騎去, 我想到國文課要考師說默寫, 因此我就開始一字一句的教她:

「古之學者, 必有師. 師者, 所以傳道, 受業, 解惑也. 」

光這兩句, 我講了不下30遍, 我邊騎車邊要她重複唸給我聽.

花了30分鐘到她家, 她還是只能斷斷續續的背誦著.

看見她相依為命的奶奶, 奶奶用著族語跟我說話, 從頭到尾我只聽懂: 老師你好和老師再見.

我慢慢的跟奶奶說玲肚子痛, 要到台灣去檢查, 很快就會回來, 要她放心!

奶奶皺著眉頭, 用族語說了幾句話.

我叫玲翻譯給我聽! 她支支吾吾的吐出了幾個字: 奶奶叫你不要打我.

我笑了出來! 我說: 我怎麼會打你啊! 我對奶奶說: 奶奶我會照顧她的, 你放心!

她跟奶奶說了幾句, 然後我要她跟奶奶說再見.

她步出家門, 奶奶還不時的說著族語. 我... 仍然聽不懂!

回學校的路上, 我一樣要她唸師說的前兩句給我聽. 慢慢的, 她會唸了!

我心裡真的很感動...

這一路上她像是壓力消失般的, 一直跟我說話, 說班上同學的事情, 說了很多很多.

我心裡覺得: 她... 是不是適應不良, 壓力太大, 所以常會想吐.

而現在... 她好多了.

這小孩連注音都不太會... 表達的句子也常常言不及意, 如今她可以滔滔不絕的告訴我班上
今天發生的事情, 讓我好訝異.

回程的20分鐘, 她似乎很開心的跟我聊天.

回到學校. 我又開始連絡各單位: 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輔導主任, 然後再一一處理其他的部份.

這一天過的很疲累, 有種疲於奔命的感覺.

還記得靜慧老師在傍晚看到我時, 問了我一句: 你今天不是沒課嗎? 過的怎麼樣?

我無奈的說了一句: 唉... 今天光搞玲的事情就夠了.

下午導師會報, 聽到小貞老師對導師的想法, 覺得很感動...

接下來的事情, 我想大家都可以預測了: 沒錯!! 我又哭了~

吼~~~~ 很煩捏... 眼淚很多...

晚上, 六點多玲突然跑來跟我說: 老師我又想吐了!

我帶她去找舍監, 要她晚上不來要晚自習, 可以在房間睡覺休息.

可是, 晚上八點多, 她又出現在學校教室.

舍監跟我談到她在宿舍發生被學姊欺負的事情.

我想到, 會不會也是因為這樣, 造成他心理上的壓力?!

隔天, 我的情緒就很差, 看到前一晚, 說要來做教室佈置的小孩, 把海報紙搞的亂七八糟,
平白的浪費了一張海報紙, 心裡就很火: 三個小時的晚自習, 居然沒有半個成品出來. 因此,
今天早自習就先狂飆了一次.

每一次飆人都是要有原因, 有目的, 還要讓她們有成長... 唉, 又飆到舌頭打結.

8點5分得知今天飛機應該會飛, 就跟校長聯繫好, 請他協助玲到台灣.

8點10分, 我還在處理她的事情.

這一天我早上四節有班上的中餐, 我依然在聯絡台灣接人的部份,

我走向學務處, 葉大哥看到我, 我跟他說: 玲要出去了.

他走向我, 問我還好嗎?

我說: 不要問, 我快要不行了! 眼睛濕潤了起來.

我請他幫我照顧玲, 向小貞老師要了校長的手機, 又再打一次電話給社會局社工.

之後給了教官玲在台灣可以聯繫的人, 單位的所有電話.

8點20分. 我說: 教官, 拜託你了, 我還有課!

我想我那時候應該是快不行了!

我連跟玲說再見的勇氣的都沒有, 就走出學務處.

我心想: 如果身為一個老師, 都無法堅強的話, 那麼他班上的小孩, 還能依靠誰呢?!

我拭去了眼角的淚, 走向班上, 告訴自己: 我可以辦到的!!

這一天, 小孩特乖. 四節課的中餐, 打掃的很賣力.

我說出這一兩天在煩惱的心事, 要他們知道班上玲的事情, 要他們不要再以訛傳訛, 說些沒有
根據的謠言.

送走了她, 我的壓力似乎減少了不少.

思慧老師總是很貼心的過來問我狀況. 告訴我: 有問題可以說出來, 不要自己悶著.

教官跟我提到玲機票的事情, 我傻眼了! 對耶, 我忘了她機票錢要如何處理.

後來是校長先墊了, 之後再申請補助款.

天ㄚ, 真是夠了!!

單單一張機票也要補助款這項手續.

我開始了解這邊老師常說: 我們這邊的老師大家都說是要十八班武藝精通, 是全能的.

午休時, 我想著: 就算玲離開了我的視線, 我還是很煩惱著! 她今晚睡在哪? 她過的好不好?
還會不會想吐? 肚子還會痛嗎?

嗯...

我知道, 我再給自己一點時間, 我知道我要再努力一點!

我知道小孩會長大, 我在等待著他們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imnin 的頭像
timnin

timnin

timn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